平凉文物信息网
文物违法犯罪举报电话:12318
您现在的位置:极速飞艇 >> 地方文史 >> 内容

神秘的关寺——感悟陇山之二

时间:2011/7/22 10:44:20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迎着初冬并不暖和的晨曦,我们沿着古回中道向南来到华亭县神峪回族乡下关村。这里有隋唐时期的永兴城遗址。该遗址已在村落扩建中遭到严重破坏,整修梯田时又使整体轮廓彻底改变,目前只在一家农户院落边保留着一段夯土城墙,也已经面目全非。县政协文史委和文化局研究人员介绍:永兴城规模较大,西、北、东三面有城墙,东、...
   迎着初冬并不暖和的晨曦,我们沿着古回中道向南来到华亭县神峪回族乡下关村。这里有隋唐时期的永兴城遗址。该遗址已在村落扩建中遭到严重破坏,整修梯田时又使整体轮廓彻底改变,目前只在一家农户院落边保留着一段夯土城墙,也已经面目全非。县政协文史委和文化局研究人员介绍:永兴城规模较大,西、北、东三面有城墙,东、西各有城门一处,南面以黑河代替城墙,可能是古回中道上一处重要关隘,但至今并无定论。看过面目全非的遗址,听着他们的介绍,再环顾周围环境,我倒觉得可能与当年康王李元谅拒吐蕃所筑的关城有关。
    事情往往就这么巧!在行进途中,刘教授望着车窗外边的山川对我们讲,现在我们走的这条国家二级公路———宝平公路,就重叠在古回中道上。我们要考察的下一个点是回中道上翻越陇山的第一个关隘———固关、大震关,所以车到温水镇向西拐进了陇山峡谷。据专家考证,从关中翻越陇山关道较多,有文字记载的就有:陇坻道、瓦亭道、鸡头道、番须道、回中道、阳晋川道、西兰官路等十几条。但是,通过率最高、人(车马)流量最大的也就陇坻道、鸡头道、北驿道等三四条,固关、大震关在陇坻道上。这两关其实是一条关道的两个关隘,只不过是当年汉武帝出关时天上打雷,惊了圣驾而得名。说话间,车辆驶入路边小镇———固关镇。镇子不大,但除了街道已改为水泥路面,街道两旁多了些电杆、电缆、插卡电话机以外,其他全部保持着解放初期的老样子,尤其是全部木板制成的门窗、铺面和招牌,非常完整。听说“东方卫视”曾专程拍摄并报道过古固关的风情风貌,我们不禁为固关人民在古迹维护管理方面所做的有效努力而欣慰。
    离开固关镇,沿固关河逆流而上,车辆在峡谷中缓慢前进,两边夹山越来越险。不知哪家施工单位在这荒峡野谷找什么,本来就很狭窄的便道被挖掘机弄得到处是大坑和乱石堆,车辆寸步难行,就连固关遗址界碑都被刻画得面目全非,无法辨认。在解放战争中消灭了国民党马步芳余部的“关山战役遗址”纪念碑前,我们稍稍休息了一会,接着就沿河水向山顶爬行。坏事里边也有好事。由于施工单位的机械要运上山顶,从纪念碑前往上的路全被挖掘机整修得宽畅通顺,越野车走上去平稳了许多。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(从纪念碑算起),我们终于看到了山顶,来到施工单位的工棚,也弄明白了,这些施工队修建的原来是新疆通往珠江三角洲的输油管线,是国家西气东输二期工程的一部分。看来,过去的兵家必争之地如今要演变为商家必争之地了,陇山似乎总有演绎不完的故事。想那秦惠文王要讨伐楚国,便带着记述楚王罪行的诅咒文稿去陇山上的大沈久湫(今朝那湫)焚烧祭祀,求得陇山湫神保佑而取得胜利。秦始皇、汉武帝等凡有作为的帝王都多次亲上陇山,巡视军队布防,在他们心目中,陇山防务总是和江山社稷连在一起的。汉光武帝刘秀不惜一切代价,遣使中郎将来歙带领两千士兵,硬是用砍刀砍出了一条起自华亭南部直通张家川陇城镇的行军大道,从隗嚣守将金梁手中夺回陇坻大道控制权,也因此开辟了陇山又一条通道———番须道。近代发生在这里最大的军事对峙当属1949年7月,青海的马步芳纠集所属国民党残余势力依托大震关天堑,负隅顽抗,企图逃避灭亡的必然命运。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一举攻克陇山天堑,歼敌一个旅和一个团3000多人,为全面解放大西北奠定了基础。当然,枭雄遭遇不可能都是赢家,赤眉、绿林率领的起义大军就兵败陇坂,恨魂难归。
    故事终究是故事,时过境迁也就成为史学家笔下精彩的素材。陇山位置的重要,一是取决于自然地理位置。陇东、陇西环境不同,降雨量悬殊,在第二次产业革命发生以前,对社会资源和社会财富的拥有量是不一样的。争夺资源和财富必然的首先要夺取陇山关隘进入中原,才能和中原人一样享受同等生活;二是取决于汉族同西北各少数民族之间对领地的争夺和关系的好坏。不管怎么说,对关陇大道而言,统治阶级在陇山的矛盾虽然激烈,但却不是经常的,经常感受陇山,体验陇道艰难的还是广大的劳动人民。士兵、樵夫、游客、商人,他们对陇山的体验是那么刻骨铭心。《北朝乐府民歌》收集的“陇头歌”唱到:“陇头流水,流离山下。念吾一身,飘然旷野。”、“朝发欣城,暮宿陇头。寒不能语,卷舌入喉。”、“陇头流水,鸣声呜咽。遥望秦川,心肝断绝。”,飘飘然只身单影,夜宿陇头驿站,耳边流水呜呜鸣响,想自言自语说说话,舌头都冻得伸不出来,想起远在长安的亲人,不觉辛酸泪下。如果这是路过陇山的人的感受,那么晚唐时期的皇甫冉《送刘兵曹还陇山居》则深刻地描画出陇山的自然、气候、社会和对回老家陇东的态度。他在诗中告诉朋友:“离堂徒宴语,行子但悲辛。虽是还家路,终为陇上人。”“先秋霜已满,近夏草初新。惟有闻羌笛,梅花曲里春。”皇甫家族从秦汉到盛唐,一直生活在陇山东部的皇甫山、朝那山一带,也就是现在的华亭、彭阳、固原、泾川、灵台等地区。汉代度辽大将军皇甫规就埋在华亭县范家庄,有墓为证。夏来迟,霜来早;闻羌笛,思朋友;虽在家,犹他乡,这深深印在皇甫冉心头的故乡,是何等的凄楚与悲凉呵!
    受这种情绪的感染,加上汽车颠簸带来的疲劳,我们无精打采地走下汽车。没有想到的是,在施工队搭建的工棚前,几位工人家属领着孩子迎了上来,问这问那,十分亲热。我们明白,这地方除了工友,常年是见不上其他人的,我们的突然造访使他们顿感意外和惊喜。刘满教授夫妇平时就喜欢小孩,今天在这荒山野岭意外相遇,喜悦的心情一下子达到高潮,拉着人家的孩子又是亲又是爱,问这问那,欢笑声回荡在陇山极顶。从工友们口中了解到:我们站脚的地方叫老爷岭,西边山坡下就是张家川县马鹿镇,再往前继续走可以到秦安或者天水。
    在返回的路上,同伴们无不感慨地议论说,从兵家必争到商家竞相开发,世事沧桑,难以预料。是啊,最早跨越陇山的是超高压输电线路,天水到平凉的铁路也已开工,就连沉睡在塔里木盆地亿万年的石油、天然气也要重走丝绸路,领略陇山风情,看起来陇山全面开发的热潮即将到来。其实,我也一直在想,陇山还是几千年前那个陇山,关隘依然是那些关隘,现代人们对生存环境和资源追求的目标比过去更苛刻,掠夺更激烈,竞争更残酷,但却能和谐相处,共享成果,不就是思想境界不同嘛。试想:总盘算着独享天下者,要别人都死而自己独活,结果都活不安生;一心为天下所有人谋利益者,要天下人都生活得跟自己一样好,结果自己比谁都活得好,我们难道不该吸取这样的教训吗?(摘自:《平凉日报》 作者:朱平)

作者:朱平 录入:华亭县博物馆 来源:平凉日报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平凉文物信息网(www.jxxyzuche.com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65493091@qq.com 站长QQ:65493091

  • 优优彩票APP 极速飞艇 67娱乐系统 荣鼎娱乐 极速3分彩 荣鼎娱乐 极速11选5 上海时时乐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北京两步彩